耽美小说吧

清光入匣小说 月清和姜斐然纯净版阅读

月清和姜斐然 时间:2022-09-19 12:12:17

小说简介:(作者:肥肥圆圆)(分类:古言)(主角:月清和姜斐然)《清光入匣》小说简介主角是月清和姜斐然的小说内容摘要:好,面如冠玉,灿若繁星,正摁着她的手。他的手骨节分明,捏紧的匕首划过她的手腕,原本还在滴血的伤口再次扩大,赤红血珠...

清光入匣小说 月清和姜斐然纯净版阅读

月清和睁开双眸,失血过多带来一阵阵眩晕。

看着满是灰尘,甚至还摇摇欲坠的床帏,月清和脑子里一片空白。

眼前的男人一身玄衣,一身皮相生的极好,面如冠玉,灿若繁星,正摁着她的手。

他的手骨节分明,捏紧的匕首划过她的手腕,原本还在滴血的伤口再次扩大,赤红血珠一滴滴落在小碗之中。

手腕传来一阵刺痛让她忍不住挣扎。

“啪!”

脸颊火辣辣的疼痛。

“老实点!”

男人把她的手扣在碗上,硬生生放完一整碗血才拂袖而去。

月清和躺在硬邦邦的床上,横躺着喘气,原本混沌一片的脑子越来越清醒。

本就苍白的脸色变得愈发难看。

她重生了,回到了临死前。

她本是邻国沧澜的穆王府小郡主,对渊海的端王姜斐然一见钟情,为了姜斐然毅然一个人追爱从沧澜跑到渊海。

被自己庶妹忽悠,觉得不在乎身份的爱才是真爱,所以隐藏身份,以江湖医女的身份倒追,一时上头答应成为姜斐然白月光小师妹的血包,只为了嫁给姜斐然。

结果姜斐然的白月光小师妹为此吃醋,一周放血三四次,而自己的身体受不住这个磋磨,一次次放血中魂归天际。

死后灵魂被禁锢在一个老头身上,一开始她拼命了的挣扎,到最后的放弃。

在枯燥无聊的灵魂生涯里,她学习了很多医术,也得知这个邋遢老人是名副其实的神医。

如果再遇,她应该喊老头一句恩师。

她捏紧了拳头,苍白的面庞有一丝扭曲,恨意从心尖涌在眼神。

梳理完自己的情绪,她慢悠悠爬起来去屋子里找伤药。

小院子里吹来一阵冷风,透心凉。

月清和忍不住打了个哆嗦,浑身一颤。

门口隐隐传来阵阵喧闹声,兵戈渐起,刀剑铮鸣。

“追,别让刺客跑了。”

脚步声越听越嘈杂。

月清和没有心情管窗外闹翻天,只忍着痛摸着黑窗边的桌子旁,还没打开抽屉,忽的眼前一黑。

“别动。”

陌生的声音,清冷如云间月,山间泉。

重要的是,这个人是个男人。

骨节分明的手盖在她眼上,同他体温一般寒凉的长剑架在脖颈上。

恰好此时门口传来一阵响动。

月清和心中警铃大作。

门口的脚步声越来越近。

静谧的小破屋里只听得到急速碰撞的心跳声。

脚步声越来越近。

“你快走啊。”月清和强压心头的颤抖,催了一句。

“我身上的伤还没好,走不了。”

陌生男人的回答气的月清和差点吐血。

“你想死吗!”她不痛不痒轻踹男人一脚。

“我不想死,但我的身体甚至连房梁都翻不上去。”低沉沙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。

热气喷在耳畔,带动碎发骚动,意外的痒。

废物,铁废物!

月清和心里骂了一句,心一横,眼神转到整个屋子里唯一的大件家具——床上。

门被人狠狠推开。

方才的男人——姜斐然端着碗走进来,面色凝重。

“雪儿方才咳嗽过度,弄撒了药,要再取一碗血。”

他说的理所当然,好像月清和天生就该任他予取予求。

月清和忍不住想起响在耳边的,冰冷又毫无情绪的话。

“别忘了本王为什么娶你做王妃。”

那时心脏处还隐隐传来钝痛。

月清和摁住在被子中的陌生男人,从床上艰难撑起半个身子。

灯火之下,原本白皙的手腕上全是一道道的疤痕,看着格外渗人。

可见姜斐然取血有多狠,丝毫没把月清和当人看。

月清和对他满腔爱意最后又死在最爱之人手中,嘴角一阵苦笑。

一个利用她人赤诚爱意满足私欲的下作之人,不值得她付出那般坦诚炽烈的感情。

“我今天已经让你取血了。”月清和身体半起,摇摇欲坠,虚弱的像是一只狂风中随时坠落的蝶。

“雪儿需要,你就该给。”姜斐然根本没把月清和苍白的脸色看在眼中,上前一步就要捏月清和的手腕。

月清和瞳孔一缩,手下不由得一紧。

她被窝里可还藏着个‘奸夫姘头’呢,决不能让姜斐然发现。

“站住!”她一声呵斥,凝重的表情竟是把姜斐然镇在原地。

趁姜斐然还没缓过神,她眉头一凝,“若我不给呢?”

姜斐然一向冰冷的眼中闪过一丝诧异,但很快,这一丝诧异转而变为怒意。

“别忘了你能当本王的王妃,是和本王做了什么交易。”

“我当然知道。”月清和悄悄一动腿,摁住被窝中不慎碰到她腰窝的手,嘴中云淡风轻道:“只不过我现在身体不舒服,万一这一碗血放了,我没命了,你的小师妹日后要用什么来治病救命?”

既然姜斐然声称娶她只为了给小师妹当血包,那在姜斐然的心中,她的命就和心上人的命绑定。

姜斐然要是不想白月光人没了,就必须保她平安无虞。

至于取血……

月清和心中嗤笑,作为在神医旁边游荡了十年之久,可没从任何医药典籍中看到过要取血的方子。

这位白月光也白不到哪儿去。

月清和抬头朝姜斐然灿然一笑,笑的嘲讽。

“不知道王爷舍不舍得让我死,顺道带你的小师妹一同下去?”

这句话无疑戳到姜斐然的心窝。

男人眼中对月清和最后的一丝怜悯也消散的不见踪影。

“毒妇。”姜斐然眼神冷漠,双眼如刀几乎要把月清和凌迟。

“嗯?我不过想活命就是毒妇了,那王爷您的小师妹为了活命要我一个毒妇的血,她又算什么……”

“住口!”姜斐然站在原地,满眼都是嫌弃,“你没有资格对雪儿说三道四,若不是你,雪儿便会是我的正妃。”

月清和眼中嘲讽之意更甚:“王爷可别把过错一股脑丢到别人身上,这正妃的位置,也是您亲自给我的,您自己委屈了自己心尖尖上的女人,转头就怪我?”

“是我这个柔弱无力的小女子用刀架在您脖子上,逼您娶我的?”